南风吹山晓 - 第1章 新婚 关于遥远星河的记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天气并不很好,浅灰色的云团时不时飘过,遮住了本就不甚清晰的太阳,la的雨季比往年来的早了一些,琉璃穹顶的酒店大堂没有达到预想的阳光明媚,后台团队正在紧锣密鼓地做着准备。

    “anson把日光模拟系统打开吧,行程那边反馈车队快到了。”对讲机里传来场控的声音,后台带鸭舌帽的灯光师压了压帽檐,在繁复的灯光台操作着,身后站着的实习生一边看着前辈迅捷准确的操作一边抱怨:“比预定的时间晚了都快一个小时了,明明刚刚阳光很好的,真没时间观念。”

    一旁调度的经理看了实习生一眼,语气严肃:“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随机应变。”实习生被说的脸一红,赶忙回头老老实实盯着监控屏幕,很快场控的声音又响起来:“车队到达,新娘准备下车。”

    大厅柔缓的钢琴声戛然而止,随即宏大的交响乐响起,原本等得有些焦躁的宾客们纷纷诧异地望向门口,鲜花簇拥的长毯一路延伸到台阶下,有一只白色的水晶鞋轻轻地踩上了它。舒窈挽着裙摆施施然下车,信步走上长毯。身段优雅亭亭玉立,稍有些米色调的婚纱穿在她身上是一种复古的华丽,然而绝美的妆容之下是一双略带冷淡的杏眼,眼中丝毫没有新嫁娘错过吉时的慌张,也丝毫没有泄露她刚刚从国际航班上下来的风尘仆仆。她朝一旁略显不满的父亲微微颔首,再抬起头面上便是风情万种的笑容,仿若幸福无限地挽上父亲的手臂,朝着繁花锦簇的长毯尽头那长身玉立的人走去。

    万条垂下的羽毛被梦幻的灯光装饰着,洁白的步道尽头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尖锐的枪驳领映衬出宽阔挺拔的肩线,他如一尊玉像般温润地站着,望向新娘走来的方向。

    没想到十年后正式再见,是在这样的场景下。

    她从托斯卡纳匆匆赶回来,连早一天的飞机都不愿意搭,月前在政府登记结婚时她亦是行色匆匆地拍完照就走了,除了拍照的时刻之外连墨镜和口罩都懒得摘。他精心筹备的礼服她更是一眼都没有多看,然而此刻他的目光却一刻也离不开她了。

    那件礼服当真是极适合她的,她很美,比他记忆中的样子还要美。

    他从舒建平手中小心地接过她的手,那戴在白纱手套中的手臂纤细,手掌小巧,当年就是这双手一次次帮他赶走了霸凌者们。他眼中映入她绝美的笑颜,却也清楚地看到她眼底的冷淡,她朝他微笑,轻柔地挽着手臂将身子贴近,在证婚人念起的誓词中温柔而毫无感情地说着:ido.

    婚礼低调而华丽,孟氏地产与天舒矿业的并购传闻被打破,婚礼现场两大财团的持有者亲切举杯,与在场的宾客觥筹交错,孟氏不常现于人前的次子孟星河作为这场婚礼的主角也与父亲一道笑纳了众多宾客亦真亦假的祝福。

    孟星河回到居所时已经凌晨一点,现在的居所是孟氏名下在la郊区的一栋别墅,作为他们新婚之夜的暂居地,而他们要赶明天一早的飞机回国。盛大的婚宴过后是雨夜的寂静,舒窈并没有等他一同乘车,宴会快结束的时候她就已经以调时差为由自己回来了。孟星河打开门的时候,她正穿着休闲的运动服坐在客厅,面前的茶几上放着钱包和手机,她已经卸了妆容,记忆中白净的脸上因为常年在户外晒出了零散的雀斑,肤色也更加偏向小麦色,带着健康的光泽,而可能是因为长途飞行没有休息好,圆圆的杏眼下有着淡淡的深色阴影。她等了有一会儿了,看见孟星河进门便站了起来,公式化地朝他颔首,道:“我的行李还在酒店,今晚先不在这边住。”

    可能是今晚酒喝的太多,大脑反应颇为迟钝,他支起手指掩在唇边轻咳了一声,将怀中滑下去的外套重新搭了搭,拿外套的手臂不动声色地抵在上腹,才轻声道:“主卧我简单布置了一下,日常用品应该都备了,今天确实太晚,你一个人出门不安全,不如先在这边休息,行李明天杰西会去整理,他们晚一班的飞机。”多年未见,他已经不能准确地猜中她的习惯和喜好,所准备的用品难免会不得她心,所以说话的时候他稍稍有些心虚,明知酒店里的用度当会更完善的。孟宗辉对凡事掌控欲极强,与天舒联姻的事情短时间之内是不允许出差池的,合同中五年内向天舒灌输300亿投资的额度完成之前,他与舒窈必须扮演一对合格的夫妇,所以新婚之夜,她需得受累与他待在同一个屋檐下。

    昏暗的灯光下他似乎比印象中高大了不少,面色依然是白净的过分,可能在酒精的作用下脸颊有着些微的粉红,时不时地掩唇轻咳,好似婚礼的时候就听到了几声,舒窈面无表情地抬起眼睛看着他,脑海中却反复冲撞出哥哥笑着的眉眼,两家父辈的打算即便她再傻也能窥知一二,可如果哥哥还活着,一切又怎么可能变成现在的模样,她怎么会需要跟这伪君子虚与委蛇。一股愠怒油然而生,舒窈的目光冷了下来,她弯腰抓起了桌上的钱包和手机,默不作声地走上楼去。

    主卧的房门砰地被关上,客厅里的人有些站不住一般将自己窝进沙发,重重地吐了口气,细碎的咳嗽声从嘴角溢出,他皱了皱眉头,将茶几上盛开的插花扔进了垃圾桶。

    天舒矿业是七十年代初期即已成立起来的,历经舒家三代耕耘,站定了私人矿企领域名列前茅的地位,然而能源企业极为依赖原生资源,舒建平性格孤傲又跟不上时代,错过了世纪初可再生能源的转型机会,到如今偌大的集团内部已是虫噬蚁蛀,溃败不堪,已经多年亏损,上市财报中披露出来的也已有多处错漏,被划归入st股,若是不能挽救连续三年亏损的事态,将要面临的就是强制退市。巨厦将倾,引来了无数豺狼希望借助空壳,而此时已经数年不联系的“老朋友”忽然上门,提出投资入股的协助,且能以联姻来掩人耳目。众所周知舒建平独子十二年前因故去世,独女常年留学在外,舒建平眼看后继无人,这口肥肉有无数的人挤破头想要抢来,不过是“新贵”孟氏财大气粗,又近水楼台,先抢了去罢了。说是投资入股,这其中吞并的意图明显得路人皆知,而联姻只是为了堵住路人的嘴。

    孟氏集团掌舵人孟宗辉九十年代借助地产红利发家,迅速紧跟风口扩张版图,至今已经是集地产金融为一体的大型财团,然而涉及到公司内部黑账繁杂,集团总公司无法上市,为了追求股市的一张入门券,将主意打到了没落的天舒矿业身上。只因这联姻对孟氏来说百利而无一害,贴着私生子标签的二公子孟星河13岁才被从生母那里接回,向来不受宠爱,留学回国后也只是在公司从业务最基层做起,至今才只是孟氏集团旗下一家pe公司的部门经理,孟星河之上还有孟氏太子爷孟辰瀚和大小姐孟招娣,均已在集团身居要职。拿一个无关紧要的私生子换取市值数十亿的空壳公司,实在是一件不能更划算的买卖。

    离家多年,父母和公司的事情舒窈一概没有关注,哥哥去世以后,舒建平对她这位独女变得极为冷淡,连她在外留学的经费都是靠她自己打零工和奖学金填补,相当于这整整十年,舒家放逐了这个女儿。而月初一通电话,通知她到la与孟氏集团次子孟星河注册结婚,没有给她任何解释和缓冲的余地。婚礼亦是就近在橙县举办,整个过程她的参与度就只有圣洁长毯上那句违心的誓言了。但舒窈心中对两家目前的形势已经有了大致的判断,她不能放任父辈多年的心血化为泡影,就要努力迎合这场合作的施压方——她法律意义上的丈夫和他背后的家族。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