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吹山晓 - 第2章 当年的少女 关于遥远星河的记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新居坐落在海城市郊的别墅区,离中心地段还很远,户型也并不大,不过已经是孟星河目前所能拿出的最好的诚意,孟宗辉为了不显得难看给了一些贴补,还派了一个保姆过来。保姆文茵的姑母是孟宗辉与宋雅琴用了多年的阿姨,所以说是照顾,实则互通消息的意味更为明显。孟星河提着行李箱进门,身后跟着的舒窈只松松垮垮地背了只双肩包,佯似观光一样左看右看。别墅只有两层,二楼统共一东一西两个卧室,一楼一间客卧和一个布草间,孟星河一边放下行李一边跟她介绍说:“按照之前的约定,我们分房睡,你的房间在二楼的东面,有什么需要的你随时叫文茵帮你,或者,也可以叫我。”

    舒窈朝一旁谨慎站着的小姑娘点头微笑,绕过孟星河径自上楼。客厅的装修十分简洁,基调偏冷,她的房间是主卧,面积不小,布置的格外梦幻,舒窈站在门口皱了皱眉头,将背包随意扔在了房门边的地毯上,正好砸倒了地毯上放着的一只布偶。孟星河在楼梯口看着她,他没说的是,他其实按照她当年的喜好很细致地装潢和布置了许久,又担心可能她不再喜欢那么少女的装饰,也请了设计师提了不少修改意见,但仍然忐忑,多年不见,他实在已经不了解她。

    而显然,她对房间的样子并不满意,在她转身关门之际,孟星河赶忙露出歉意的笑容,轻声说:“房子装修的比较匆忙,改天会有软装的设计师过来沟通,你喜欢什么样的可以改。”

    “不用了,谢谢。”舒窈面无表情地关上门,垂下眼睑看见地毯上倒着的布偶,布偶旁边是一支从她背包里滚落出来的护手霜,她弯腰捡起来,西海岸空气干燥,飞机上更甚,这支护手霜是在他们新婚暂住的别墅房间里备着的,是甜甜的奶糖味,舒窈小时候嗜甜如命,每次从牙医那里回来哭的比谁都惨,躲着大人们吃糖的时候却是真香,后来逐渐长大了,她已经不喜欢那么甜腻的食物了,却对甜蜜的香味仍旧没有抵抗力。

    果然是心机深重的伪君子,懂得如何讨好任何人的喜好,舒窈冷笑一声,抬手将那只护手霜丢进了垃圾桶。

    两人虽然已经在美国办完了婚礼,按照惯例回到海城还是需要宴请业内好友和亲朋的,其实惯例只是部分原因,对于孟舒两家这样的企业,更多的是带两位新人认识业内的巨擘获得更多资源。

    舒窈一袭雪白礼服勾勒出玲珑的身段,宴会上的笑容无可挑剔,与孟星河一道感谢来宾,碰杯洽谈。天舒矿业与孟氏地产成立合资公司,由天舒集团老骨干魏杰出任ceo,孟氏财团则指派了信任的财总蒋琬出任cfo,舒窈并非管理学科班出身,她在瑞士读的是地质学,毕业后的三年也主要在设计院实习和供职,初初回国却领了个副总的抬头,而孟星河也被孟氏从子公司调过来出任投管,事实上一个自顾不暇的老牌矿企,是没有多少对外投资需求的,是以孟星河不过是领了个闲差,以挂名股东的身份得以出席董事会议罢了。所以整场宴会,业界人士更愿意与舒窈洽谈畅聊一番,另一位主角孟星河则常常被晾在一边。

    “听说ms今次是在计划向旅游地产板块开拓,不知小舒总最近可有什么打算吗?”说话的人是本色矿业的大公子周元丰,本色矿业近年来在有色金属板块大有作为,时时有吃掉天舒的野心,与天舒的并购洽谈却被半路杀出来的孟氏截了胡,虽然愤怒却不好与两家反目,竟是摇身一变成了跟投合作方,想要从新公司的业务里分一杯羹。

    “周公子消息真是灵通,公司确实有这方面的前瞻,不过具体的策略可能要整理一段时间才能确定方向呢。”舒窈笑的温柔,手中的香槟杯细细摇晃着,周元丰并不放弃,追问道:“听说上个月天舒名下一座铜矿起了些事故,不知道会不会有影响呀,想必都处理好了吧。”

    舒窈的笑容冷了冷,上个月昌山铜矿发生爆炸,虽然处理及时,但仍有两名工人失踪了,这件事天舒内部已经协商处理掉了,消息怎么还会被外界知晓。

    “是呢,好在天舒的预警系统告警到位,及时止损,”被晾在一旁的孟星河接过话头,轻轻松松地笑着说:“不过我听说当时的值班经理以前也在雅安矿任职过,以后招人还是要好好看看背景的。”雅安矿是当地的一座公矿,前些年发生过重大矿难,原本等着看舒窈出糗的周元丰笑容立刻僵在了脸上,好巧不巧,雅安矿当时的实际控制人是他母亲远方的表亲,因为那次矿难本色矿业内部的裙带关系曾饱受业界诟病。

    孟星河这一招隔山打牛,并未点明,却让周元丰吃了瘪,舒窈垂眸,红唇轻沾杯壁,含了口香槟在嘴里,出乎她意料的是,孟星河竟会这么维护天舒。旁边一同聊天的周家二公子周瑞赶忙和起了稀泥:“小孟总说的是,招人是要看仔细呢,正巧现在公司用人之际,业务团队招聘的怎么样了呀,可有我们能帮上忙的?”

    舒窈从善如流,向周瑞微微举杯示意,笑道:“周总这话可太及时了,我也正想请周总帮我们指点一二呢。”“客气客气,指导谈不上,ms若有需要我们本色帮忙的舒总尽管开口,我跟大哥一定鼎力相助。”

    宴会结束,两人到家的时候都是一脸疲惫,巧笑倩兮的面具已经摘下,只剩下无言的冷漠在举手投足间充斥,舒窈甩掉高跟鞋,正准备上楼,为他们倒好水的文茵从厨房出来,道:“先生太太,婚纱照今天送过来了,我放在书架这里。”

    舒窈站在楼梯上回头看了一眼依靠在书架边的相框,他们连婚纱照都是婚礼现场选取随便拍的,虽然精修过了,相片上两人的表情却如同带着面具一样虚假,她按耐下心中的冷笑,尽可能温和地说:“我行李还没到,房间里暂时......”

    “不介意的话,我先收起来吧。”沙发上坐着的人接过话茬,音色柔和:“明天开始有三周的休假,阿窈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