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无奇 - 第1章 扶桑花落 江山策之妖孽成双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嘀嗒、嘀嗒……

    温热的鲜血一滴一滴的掉在青灰色的砖石上,顺着砖缝流淌,晕染了一截烟青色的裙摆。

    楚千凝缓缓的睁开眼睛,艳红的鲜血滑过眼角的那枚月牙形胎记,在昏暗的烛光下,更显诡异妖娆。

    空气中散发着浓重的血腥味,令守在一旁的宫女皱起了眉头。

    倒是楚千凝自己,神色淡淡的,眸中黯淡无光,隐隐透着死寂。

    她被囚宫中已久,初时一心求活,而今满心求死。

    哀莫至极,唯死可解。

    恍惚间,她似是又听到了那道温柔缱绻的声音,对着她倾诉满腔深情,他说,“凝儿,我虽为皇子,但能得你为妻,实乃三生有幸。”

    “即为夫妻,你便不必那般拘束,私下里唤我君撷便是,除了母妃之外,还从未有过别的女子像你这般唤我。”

    “江山太重,皇权巍巍,我本无意于此,如今得你陪伴身侧,便乐于花前月下,红袖添香。”

    那一年,他们方才大婚。

    他是宫中不受宠爱的二皇子,她是尚书府寄人篱下的表小姐。

    扶桑花旁初相逢,他一身锦缎华服,剑眉星目,音色朗润醉人,“朝霞映日殊未妍,珊瑚照水定非鲜;千叶芙蓉讵相似,百枝灯花复羞燃……”

    一首《扶桑赋》,令她惊艳其才学,而后念念难忘。

    嫁他为妻,她欣喜的不能自已。

    毕竟,即便他再是不得景佑帝宠爱,可到底贵为皇子,而她父母具亡,既无门第又无家世,心里不免会自卑。

    总想着能够伴他身侧就好,至于位份,她从未在意。

    可他排除万难娶她进府,一心许她正妃之位,自此荣辱与共,恩爱两不疑。

    只是后来,先帝昏庸,朝堂动乱,他最终走上了夺嫡之路。

    “凝儿,等我回来……”

    这是他走之前,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于是,为了凤君撷的这句话,楚千凝整整等了三年。

    三年……

    青丝如霜,泣泪成血。

    最后,他终于率军攻进皇城,亲手杀了囚禁她多年的景佑帝,却迟迟未曾接她出幽月宫。

    在这个最靠近冷宫的地方,她硬生生将一颗熨烫的心熬成了一块冰。

    彼时她方才明白,凤君撷不是被迫走上了夺嫡之路,而是从一开始,他就已经在这条路上了。

    夫妻恩爱,举案齐眉,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蒙骗世人的手段而已。

    唯有让所有人都相信,她楚千凝当真是凤君撷的掌中至宝,景佑帝才会选择将她留在京都,安心的放他出城。

    因为包括她自己都认为,握住了她,就等于握住了凤君撷的把柄。

    但事实上,他们都错了。

    凤君撷……

    是无心之人。

    她嫁他为妻,相伴数载,却未曾得到他丝毫怜惜。

    一朝功成,她便沦为了弃子。

    甚至,非除不可。

    她的存在等于时时刻刻提醒着世人,凤君撷如今的皇位是如何得来的,成大事者固然不拘小节,但这毕竟有损他身为帝王的英明。

    所以,打从他离开京都的那日起,她的结局便早已注定。

    这份等待,终归无望……

    *

    吱嘎——

    斑驳厚重的殿门被缓缓打开,入目,是一截嫩粉色的流苏裙裾,款款而来,带着阵阵花香。

    来人垂眸看着跪在地上的落魄女子,清秀素雅的脸上带着一丝怜悯,开口的声音甜柔温软,“表姐,别来无恙。”

    熟悉的声音,令楚千凝陷入死寂的美眸出现了一丝波动。

    她猛地抬起头,牵动到满身鞭痕,锥心刺骨般的疼痛,提醒着她眼前所见并非幻象。

    少女身着一袭淡粉纱裙,身后倾泻满地月华,衬的她朦胧隐约,比往昔更加娇俏动人。

    那张脸……

    楚千凝再是熟悉不过。

    容锦晴!

    户部尚书容敬的次女,也是她的表妹。

    可是,她怎么会在这儿?!舅父被贬离京,她应该远在秦川之地,何以会出现在宫里?

    “表姐怎么这副表情呢?”容锦晴柳眉微蹙,漂亮的杏眼中流露出一丝疑惑,“我还以为,姐妹相见,你会很开心呢……”

    秀眉紧蹙,楚千凝眸光愤恨的瞪着面前之人,眼中赤红一片,却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额角甚至暴起了青筋。

    从见到容锦晴的那一刻开始,那些被精心掩埋的真相就已经破土而出。

    后知后觉的,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当年,爹娘意外葬身火海,她侥幸得以逃脱,之后便被舅父接进了尚书府。

    舅母凉薄,长姐清高,她与她们并不亲近。

    倒是容锦晴,时时宽慰、日日相陪,伴她走出痛失至亲的心伤。

    是以她心中感念,对她处处维护,诸多优容。

    甚至为了保护她,不惜与长姐反目,和大房闹的水火不容、斗的不可开交,可是结果,自己最终得到了什么……

    欺骗、利用。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这句话她从小就听过,却时至今日才明白的透彻。

    原来,容敬的独善其身是假的、容锦晴的姐妹情深亦是假的、凤君撷的情有独钟更是假的……

    从头到尾,只有她付出的那颗心是真的。

    “哈哈……哈哈哈……”楚千凝忽然失笑,笑的满脸泪水,混着脸上的血污缓缓流下,整个人看起来狼狈至极。

    她笑她自己,身边虎狼环伺,却不自知。

    沦落到这般田地,她只恨自己无能。

    容锦晴缓缓的蹲下身子,腰间环佩作响,清脆悦耳,“表姐素来一身风华,刀斧加身未改其志,如今这般狼狈姿态,实在与往昔判若云泥。”

    她拿出淡粉色的丝绢,动作轻柔的拭去楚千凝脸上的斑斑血迹,目光看到她眼角的血红月牙胎记,容锦晴的动作不禁一顿。

    “我今日前来,是向表姐道喜的。”她垂眸一笑,容颜娇俏,“陛下已拟旨纳我为妃,几日后便是册封大典。”

    闻言,楚千凝笑声渐歇。

    事到如今,容锦晴以为她还在乎这些吗?

    左右这颗心已经千疮百孔,也不惧薄情为刃再添一道伤疤。

    容敬鞍前马后的为凤君撷卖命,帮他铲除异己、助他筹谋大业,区区一个妃位,他自然该给。

    像是不满楚千凝忽然变的淡定,容锦晴朝宫女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扬起手中的鞭子狠狠的抽在了她身上。

    伤痕累累的身体已经虚弱的不堪一击,被鞭风扫过,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被扯动的伤口疼的楚千凝呼吸一滞,却又似乎,不及心间万一。

    看着被盐水浸泡过的皮鞭一下、一下抽打在楚千凝的身上,容锦晴心间的怒气非但没有消减,反而愈演愈烈。

    因为,楚千凝在朝她笑。

    那样云淡风轻的笑容,气的容锦晴浑身发抖。

    为什么?!

    她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楚千凝听着皮鞭抽打在身上的声音,看着鲜红温热的鲜血缓缓流下,晕湿了砖缝中已经干涸凝固的暗红液体。

    她想,容锦晴大抵不知,这些刑罚和从前景佑帝凤池用在她身上的那些相比,实在是不值一提。

    被囚禁在幽月宫的那三年,除了第一年她过的还算安然之外,接下来的两年,她每一日都活在恐惧和惊骇中。

    凤池知道她素擅歌舞,于是便命人挑断了她的脚筋、拔去了她的指甲。

    筋骨难生,可指甲却会再长。

    于是,他等着她的手指长好,再命人生生拔去,如此反复。

    那时她疼的死去活来,心里却在想,日后怕是再也无法为凤君撷拨弦弹琴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