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无奇 - 第2章 青丝如霜 江山策之妖孽成双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眸光微动,楚千凝望着自己光秃发黑的指尖,心如死水。

    见她终于不再笑了,容锦晴也慢慢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又变成了那般温婉动人的娇柔女子。

    “表姐,你可曾好奇过,殿下为何会选中你来帮他完成这步棋?”她轻声问道,语气中透着一丝散漫和笑意。

    楚千凝沉默着没有回答,但容锦晴知道,她听见了。

    是呀……

    京都女子何其多,缘何偏偏选中了她?

    难道看她错付情衷,为他失魂落魄,他很开心吗?

    楚千凝想,大概是因为她最合适吧。

    依照凤君撷的身份,他便是娶个侯爵家的嫡出小姐也绰绰有余,但若真的如此,就很难让世人相信他是真的倾心于那名女子,而非是她的家世。

    可她就不同了……

    虽然原本也是礼部尚书家的嫡出小姐,但毕竟只是曾经。

    爹娘俱已不在,便是舅父身为户部尚书,可凤君撷没必要放着尚书府正儿八经的小姐不要而选择她一介孤女。

    如此,他伪装出的深情才会更加纯粹。

    让所有人都误以为,他当真倾心于楚家小姐。

    像是猜到了楚千凝在想什么,容锦晴手持丝绢掩唇轻笑,声音清灵动人,“表姐素来聪明,难道就没发现事情太过凑巧了吗?”

    凑巧?!

    抬眸望向容锦晴,楚千凝的眸中流露出一丝疑惑。

    她什么意思?

    “知道吗?”容锦晴轻轻挑起楚千凝的下颚,漫不经心的对她说,“我最喜欢你这副被蒙在鼓里的愚蠢表情了。”

    话落,眸中笑意尽褪,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厌恶,“念在你我姐妹一场的情分上,以往在尚书府你又对我照拂良多,我便告诉你吧。”

    容锦晴居高临下的看着楚千凝,微扬的唇角残忍至极,“姑母和姑丈的死并非是一场意外,礼部尚书府的那场大火,本就是我爹和陛下一手策划的,否则的话,你以为凭你自己的能力就能逃出生天吗?”

    “你说……什么……”

    大概是她眸中终于有了一丝情绪,容锦晴“好心”的又复述了一遍,“我说,是你心心念念的陛下亲手害死了你的爹娘。”

    楚千凝听的句句真切,却字字刺心。

    眸光忽然变的涣散,眼神空洞而又死寂。

    恍惚间,她似是看到了爹娘被烈火吞噬,口中不停的在向她呼救,她想冲过去将他们从火场中拉出,却发现自己脚下凝固着鲜血,一步也动弹不得。

    漫天的火光中,映着凤君撷俊美无边的容颜,冰冷的令人心底发寒。

    是他,让爹娘葬身火海,令她痛失双亲!

    也是他,为一己私欲,生生残害了尚书府几十口人命!

    凤君撷、凤君撷……

    “啊!”尖锐刺耳的女音划破了宫中寂静的长夜,带着无尽的凄楚和恨意,令人闻之,心底不禁升起一股寒意。

    喉间忽然涌上一股腥甜,楚千凝伏在地上吐出了一口鲜血。

    她浑身血污,长发未挽,满头银白。

    映着眼角那一抹诡异的暗红,妖冶魅惑,夺人心魄……

    殿外阴云忽起,挡住了天边的一抹残月。

    夜风夹杂着血腥之气吹入殿内,扬起她银白的发,似仙似妖,令人移不开视线。

    容锦晴被吓得猛地往后退了一步,眸中惊惧未退,连指尖都在轻颤。

    意识到自己居然会害怕楚千凝,她目露不甘,眸光阴鸷可怕,忽然拔下头上的金簪,冲着对方的脸狠狠划去。

    她最恨的就是她的这张脸,今日定要将其毁了才解气!

    可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她的手腕却忽然一痛,金簪脱手掉在了地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但此刻已经无人顾及。

    殿内忽然出现的明黄身影,令所有人都惶惶不安的跪了下去。

    夜,静的有些可怕。

    朦胧间看着眼前的明黄服饰,楚千凝敛眸,强撑着身体从地上坐起,眼角血泪未干,映着鬓边的银发更见红艳。

    再见凤君撷,不想竟是这般情景。

    其实被凤池幽禁宫中的这几年,她虽一心等着他回来,但却并未痴心妄想能够再与他长相厮守。

    世人眼中,她被困宫中多年,清白早已不在。

    即便她不顾那些流言蜚语,可这具残破的身躯又如何能够再伴他左右!

    清曲已断,弦音已乱……

    痴心等他回来,不过是想亲眼看着他踏上九五至尊之位,告诉他,她一直信守诺言,安心待他归来。

    楚千凝想,她半生流离,一世跌宕,得他恩宠,她无以为报,若能以此残身为他做些什么,她心里是愿意的。

    扶桑花落之期,她会饮一杯毒酒,从此再难看到重开之日。

    却原来……

    她从不知他,他从未信她。

    断念已残,余情已逝。

    唯有恨意,滔滔不绝……

    “陛下……”

    “闭嘴!”

    容锦晴刚一开口,却被凤君撷冷声喝斥了一句。

    他本就生的极好,素日一笑便好似天地都黯然失色,然此刻面沉如水,便自带一股威严,让人惶惶不敢直视。

    被他这般一吼,容锦晴也不敢再多言,捂着发红的手腕退至一旁,可眼神却依旧阴毒的瞪着楚千凝,眸中恨意滔天。

    凤君撷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的女子,眸光冰冷,神色淡漠。

    全然不复往昔的深情款款,冷漠的可怕。

    楚千凝撑在地上的手紧握成拳,微垂的头映着地上的一滩血水,她看着自己眼角的那枚血月胎记,眸光微闪。

    她缓声开口,声音带着一丝微哑,“陛下今日……贵脚踏贱地……”

    漫不经心的语气,好似她心间所有的怨气都随着满身血泪流淌干净,剩下的这具皮囊了无生气,任人摆布而已。

    她始终微垂着头,不曾看向凤君撷。

    后者没有说话,只挥手让殿内的人纷纷退下。

    待到此处只剩下他们两人,凤君撷才终于开口,“你都知道了?”

    闻言,楚千凝凉凉一笑,“知道什么?陛下要纳容锦晴为妃吗?还是容敬即将官拜宰相亦或是封侯加爵?又或者……是指陛下曾经杀害我爹娘,然后再利用我迷惑世人……”

    “你在怪我?”

    “怪?”楚千凝忽然痴痴一笑,眸光潋滟,更见妖娆。

    可随即,笑意变的森然,“你错了,我恨你!”

    恨容敬、恨容锦晴!

    不过……

    那父女俩已经无足轻重了,因为她已经可以预见他们的结局。

    狡兔死、走狗烹。

    残害忠良、蓄意谋反……桩桩件件都有容家参与其中,只怕还不止这些。

    凤君撷如今既然要除掉她,将来自然也不会放过容家。

    只是可惜,她恐怕是见不到那天了。

    抬手缓缓的抚过自己眼角的那枚月牙形胎记,楚千凝忽然妖娆一笑,“凤君撷,你应该很在意我这张脸吧……”

    不知是不是被楚千凝说中,凤君撷的眸光倏然一凝。

    她终于抬起头望向他,苍白的脸颊上映着两道触目惊心的血泪,眼角的血月胎记颜色愈深,显得更加诡异妖艳。

    凤君撷不让容锦晴毁了她的脸,自然不是因为于心不忍。

    因为,这条命、这张脸,对他还有些许用处。

    这般想着,楚千凝敛眸掩住了眸中的一抹冷芒,握着不知几时出现在手中的金簪,狠狠的刺进了自己的心口。

    刹那间,血流如注。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