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无奇 - 第484章 (终章) 江山策之妖孽成双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梅尧臣走后,蒋婉和凤君荐的婚事就被提上了日程。

    她知道自己绝对无法安然的等待他三年,嫁人是一定的,甚至连嫁谁都同样身不由己。

    但好在,她嫁的人是她表哥,他自幼便拿她当亲生妹妹一般宠爱,她平日里有何荒唐想法也都不瞒他,这一次也不例外。

    她直言自己看上了一名男子,他们已私定终身,三年后他便会来迎娶她。

    若他果然如约而至,她那时便寻个由头金蝉脱壳;而若是他不来,她便帮凤君荐守着皇子府的那份家业直到终老,虽深情被负,但好歹还有个容身之所。

    她自请为侧妃,一来是不愿利用凤君荐的同时还占了他嫡妻的名头,二来是她不愿太过引人注目,以免将来走的时候漏出马脚。

    凤君荐本也对她没有男女之情,娶她不过是为了稳定局势,知她心有所属,倒也乐得成全。

    于是……

    兄妹俩就这么瞒天过海,欺骗了所有人。

    *

    再说梅尧臣回到北周之后,家里的人少不得要为他的亲事张罗。

    他口口声声说自己已经定下了一门婚事,却又一时无法带人回来拜堂成亲,众人便只当这是他的一番托词,气得梅老将军险些和他断绝父子关系。

    一日夜里,梅夫人悄悄安排了两名通房丫头去他院中伺候,想着让他先解男女情事,再提亲事也就不难了。

    谁知……

    他竟毫不知怜香惜玉的将人扔了出来。

    翌日一早就骑马出了门,一路直奔华光寺,当日便出家当了和尚,任凭家人再如何央求也未踏出山门一步。

    世人皆以为他是杀戮太重,为了洗清身上孽债方才如此,殊不知他只是一心为那女子守身如玉,不愿辜负这两厢深情。

    也幸而他如此坚定,方才能抱得美人归。

    彼时天下大安,他抬着一箱接一箱的聘礼去了君府,器宇轩昂的对蒋婉笑言,“贤弟,愚兄来赴三年之约。”

    “嗯……的确是够愚笨的,笨的我都不想等了……”

    她满脸嫌弃的说着,却提前裙摆朝他飞奔而去,脚下扬起落花,渐迷人眼……

    那日,春光大好,宜嫁娶。

    *

    “原来蒋侧妃和梅将军还有这样一段故事啊……”云落双手托腮,听冷画嘚吧嘚吧的说了一堆,不禁有些想入非非。

    “那可不!”冷画得意的一拍胸脯,咧嘴一笑,“想不想听听苍族大君和覃姑娘的故事呀,我也知道。”

    “要听、要听。”

    云落小脑袋像捣蒜似的点着,却毫无防备的被人从后面拎起衣领提走了,“诶……”

    “和为师回去炼药。”绕过回廊,遏尘转拎为抱,眸色渐暖。

    “我不会炼药。”

    “那陪为师炼药。”

    “可我不想陪师父炼药。”云落诚实道。

    遏尘:“……”

    孽徒啊!

    是要活活气死他吗?

    “师父……阿落还要听故事呢……”她仰头,灰扑扑的眼睛望着遏尘,可怜兮兮的样子。

    “自己的故事不好吗,干嘛要听别人的?”

    她歪头,目露不解,“自己有何故事啊?”

    遏尘忽然朝她靠近了些,声音微低,隐隐透着一丝诱惑,“为师与你的故事,比别人的要精彩的多。”

    “可是……有人说阿落如今年纪尚小,如有何故事发展,会有人骂师父您是老不正经的……”

    “……”

    遏尘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不禁咬牙切齿的问道,“谁说的?”

    云落纤细的小手往角落里一指,果断甩锅,“她!”

    *

    永兴年间,广陵王府忽至一人,昼伏夜出,日日手持竹简,嘴衔狼毫,奋笔疾书的记载什么。

    府中下人疑她身份成谜,有意赶她出府,却被当朝丞相黎阡陌拦住。

    只言疯魔之人,不必理会。

    自此,那人便日日尾随丞相夫妇及其亲族家眷,勾勾写写,不知在书何物。

    不日……

    沂水城中忽兴话本,名曰“江山策”,人人争相阅览,不觉心驰神往。

    叹其义重,感其情深。

    世人好奇撰书之人,可翻遍话本并无记载,丞相偶然阅之,谓其妻曰,“昔年故事久无奇,唯此深情不我欺……”

    故而,得此诨号,谓之,公子无奇。

    更多免费小说请收藏:r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